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明星稀

重返简约

 
 
 

日志

 
 
关于我

总是傻傻地呆望着天,为什么流星总是一闪而过,让人把握不住,有时候真不愿面对短暂得让人恐惧的离别,后悔的时间都流逝,一切都来不及啊! 好想一直一直沉迷在动漫的世界里,那里的梦是色彩斑斓的,那里的情是真切动人的,那里的义是惊天动地的……

网易考拉推荐
 
 

CLAMP画册中配图官方小说翻译 鲁鲁修篇+朱雀篇  

2008-12-31 21:34:16|  分类: 稀の鲁鲁专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于http://www.dm123.cn/bbs/read.php?tid-219252.html

观看顺序是朱雀篇先,鲁鲁修篇后,这是时间上的排列。

说明一下,这是大河内主笔的官方小说,小说的内容是鲁鲁修、朱雀、C.C.三人从遗迹出来到鲁鲁修登基成为皇帝的那一个月。这一个月在动画里没有描述,直接过渡到鲁鲁修称帝,其中鲁鲁修X朱雀的图是以鲁鲁修的视角进行叙述,朱雀XC.C.的图是以朱雀的视角叙述。不是同人小说,是官方的补全,原文是日文小说,两篇翻译完全!


原配图为SC!(其实情节和这副图差别巨大)

CLAMP画册中配图官方小说翻译  鲁鲁修篇+朱雀篇 - 月明星稀 - 月明星稀

朱雀篇

在布里塔尼亚、超合众国和EU三者抗争间隙的缓冲地带,从C之世界中回来的我们已经在这个城市中潜伏了三天。

“情节是必要的”鲁鲁修这样说过。

摧毁世界,创造世界。战乱的终结必将会到来。

超合众国统治的世界,战后引导体制的确立,面对这些如障碍般的存在——修内泽尔和达摩克利斯的消除以及布里塔尼亚体制的变革都将是必要的。接下来的问题是,是一个接一个解决还是两个同时解决。如果任何一个步骤发生错误,瞬间,就会game over 。

为此——

进入一间小的咖啡馆,里面只有店主和客人两个人而已。在如静止般的空气中,天花板上的吊扇缓慢的转动着。没有照明,渗入的微光中轻浮着薄薄的尘埃,制造出一种令人懈怠的氛围。

“知道吗?朱雀”坐在柜台边的客人——C.C.说道。

“这个城市名字的意思吗?”

“不知道。但是,可以告诉我吧?”

“嗯啊。因为我们已经是同志了呢。”咬着比萨的C.C.浅浅的笑了。

“在波斯语里,是‘神赐之物’……不觉得很合适吗?作为故事开始的地方。”

里面的桌子旁,有另一位客人——正注视着西洋棋盘的鲁鲁修。手中的黑色国王在指间来回转动着,像是还没有决定好下一步的样子。

“是朱雀吧。”依然注视着棋盘的鲁鲁修说道。

白色与黑色的棋子在棋盘上混杂着,无法判断哪一方拥有优势。恐怕这就是现在的世界。不知道鲁鲁修对于现状的解读已经进展到哪一步了?

“简直就像回到了过去,隐藏行踪,伪装自己,只有思考是唯一能够拥有的自由……不对,比过去还差。”目光离开棋盘的鲁鲁修抬头看着我。

“没有娜娜丽。”

在鲁鲁修这样说着的一瞬间,我仿佛又见到了那个在枢木神社生活的11岁的顽固王子。曾笑着的、可碰触的、快乐的、温柔的……然而,那段时光已经永远不可能再来临了。

呛……后面传来了声音。柜台旁的C.C.发出了玻璃被敲击的声音。

我也在这里——她的眼神这样说着。

是呀!我们不只是失去了!那个时候没能拥有的东西,那个时候也没有背负的东西。

“鲁鲁修,现在的你拥有GEASS,知识、智能都要比那个时候强上很多倍。而且……你的身上背负着生命!”

我紧紧地盯着鲁鲁修的眼瞳,在那里倒映出枢木朱雀。说到背负着无数生命这一点,我也是一样的。明明杀死了很多人,夺走了无数的生命,却依然不断祈求着帮助和救赎。

“生命……是明天。”

“是的,鲁鲁修。我们把无数的明天夺走了,因此……”

接下来的话被鲁鲁修的手势——用右手碰触左肘——打断了。那是我们在童年时代决定的暗号,代表着“我明白了”的意思。

鲁鲁修渐渐闭上了眼睛。

大概是在想谁吧。是在芙蕾雅光芒中消失的娜娜丽,还是自己亲手埋葬了的双亲,是夏莉,由菲,亦或是他的弟弟……

“啊啊……的确是这样的,朱雀。”鲁鲁修轻语道。

旋转着的黑色国王被放进了棋盘,哐……愉悦般的声音在回响,这是做出决定的声音。

“零之镇魂曲……这就是最终章的标题!”


原配图为LS授剑图!

CLAMP画册中配图官方小说翻译  鲁鲁修篇+朱雀篇 - 月明星稀 - 月明星稀

鲁鲁修篇

我开始换上特意为皇帝量体裁剪的服饰。穿过袖筒,斗蓬是用羽毛织成的,接着整个身体被白色所覆盖。

感觉不错!

作为布里塔尼亚最后的皇帝,将在历史上留下“最恶之名”皇帝的舞台装束而言,这套服饰十分相称。对于这崭新的白色而言,将要映衬在上面的鲜血也必定非常合适吧。接下来,就是特别制作的“王之剑”。设计也与死之装束很相配。

我拿起剑向玉座之间走去。已经换上白色骑士装的朱雀在那里。(应该是指朱雀黑色紧身服外面的白色披风,见图)

Knight of zero……这是总有一天将成为ZERO的朱雀的新的称号。这个嘲讽,谁会发现呢。

为了让朱雀看仔细,我把剑拔了出来。刀身闪耀着光芒,这道光芒如同带着寒气一般。

“如何?朱雀”

对我而言,只想听到这个。正确来说应该是“这把剑能够杀死我吗?”的意味。不过,我们之间已经不需要多余的话语了。

朱雀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跪下来,碰触着这把剑。

“朱雀,我是皇帝,你是骑士。但这些只是如形式般的存在,你没有必要对我下跪。”

“我弯下自己的膝盖,不是因为你是皇帝,而是为了对你的觉悟表达敬意。”

我选择了自己——选择负责杀死我的朱雀作为新的ZERO,并且意识到这才是正确的。

“朱雀,能杀死我吧?”

“恩,用这把剑将你和我同时杀死。”

“没错。鲁鲁修?V?布里塔尼亚和枢木朱雀同时在这个世界中消失,我们俩的存在都是不被容许的。”

“……鲁鲁修,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没有!”

我立即答道。

实际上,也许是有的。如果是修内泽尔的话或许会有别的方法……但是,对我而言,只有这一个选择。道理和心是两回事,我不会去选择其它的计划。

“正因为如此,要开始了吗?”

“是的,就是这么回事。”

我将剑插入鞘中交给了朱雀。

“拜托了,朱雀!”

在我视线的正前方朱雀拿走了剑,接受了它。

“Yes, Your Majesty!”

这是作为布里塔尼亚的臣民对皇帝使用的语言。区别人、强迫人表达尊重的可憎的语言。然而,朱雀并没有当作表达尊敬的语言来使用。他并非用两手恭敬的拜领,而是用单手接剑的举动就是证明。我们两者间是对等的立场。

因此,这个Yes, Your Majesty!对于我们而言根本代表着别的意味。

不要忘记约定。

你要杀死我。

要活着去补偿。

确认罪与罚。

这就是誓约。

“走吧,鲁鲁修。C.C.在等着呢。”

“让她等着。男人换衣服需要时间。”

作为对我玩笑的回应,朱雀轻笑了。

“你从以前开始,就是不把脱下的衣服叠起来就无法平静下来的人。”

“不过是在给娜娜莉叠衣服的时候不经意习惯的。”

“还在拿娜娜莉当借口?真像你的性格。”

“总比粗野的性格要好。”

我们互相讥笑着对方离开了玉座之间。

不要紧的。

我们依然在笑。

改变已然发生。

互相认识。

真实,深刻。

所以……

朱雀能够做到的。

因为,他是我认定的、唯一的朋友!

  评论这张
 
阅读(1593)|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