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明星稀

重返简约

 
 
 

日志

 
 
关于我

总是傻傻地呆望着天,为什么流星总是一闪而过,让人把握不住,有时候真不愿面对短暂得让人恐惧的离别,后悔的时间都流逝,一切都来不及啊! 好想一直一直沉迷在动漫的世界里,那里的梦是色彩斑斓的,那里的情是真切动人的,那里的义是惊天动地的……

网易考拉推荐
 
 

青空、夏影,鸟之诗——《AIR》的梦幻和传承  

2008-06-01 10:04:08|  分类: 稀の转载长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那片天空的彼方,有一位悲伤的少女。
   从遥远的过去到现在,她都一直面对着天空。
   被囚禁在那蔚蓝、无始无终的世界中,
   在她眼前展开的,是永无止境的苍穹……


   -Dream-


  头顶的天空迎来了又一个炎夏。不知名的海边小镇上,金发的少女向着风来的方向张开双臂,将那宛若破空飞翔般的美丽姿态刻印在流浪旅人的心中。那是一个夏日、绮丽、向往天空的梦幻,海堤上一次微不足道的邂逅,改变了千年的命运历程。

  ——国崎往人。声声蝉鸣之中,出现在他眼前的是,那理应身处天空之中的女孩的模样,她背负着传承了千年之久的泪水和哀伤;仿佛就是那幅印象化身为人一样,少女正站在他的身旁,天真胆怯美丽高雅。

  ——神尾观铃。对往人来说,这个少女最初只不过是一个为自己提供寄宿之处的主人,
她幼稚、迷糊,
有一堆奇怪的怪癖,而且总是做着那个翱翔在天空之中的梦。随着她的梦境逐渐发展,周围的一切也逐渐开始改变。

  她是孤独的。周围人们的幸福似乎与她无缘,她也在抗拒着这种幸福。——一面抗拒,一面向往;和每天晚归的母亲之间,和同班同学之间,甚至和往人自己之间,都有着那么一种力量,在把她和这一切分开,让她自己保留着那往天上去的梦幻,自己一个人走着,永远孤独……孤单。

  是啊,他不明白。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喜欢恐龙,那种已经灭绝的远古生物;不明白她为什么总是说自己在做着往天空去的梦,那梦中包含着无尽的悲伤;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在自己面前放声大哭,就如同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拒斥外人的接近;不明白为什么她的母亲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反而离开家,离开她身边,不听任何劝阻。

  毕竟,他所有的只是一个关于天空中少女的传说,以及一个不知传承了多少年、多少代的破烂人偶。而在她背后的,是太重、太巨大的命运的枷锁,像大海一样深沉悠远的回忆和感情汇聚到她小小的身体里,使她不能承受。

  他起初想要离开,当他忆起他的母亲消失之前对他说过的、真正的话语之后。不是为了逃避,而是想由自己的离去,解脱她身上的枷锁。

  第一次窥探到命运的真相,他发现,他和她在这千年的沉重面前,都只是软弱、轻微,无能为力的存在。

  ——也许,用爱能挽回这不可逆转的局面,能面对命运的威逼,作出抗争吧?

  她躺在床上,灵魂徘徊于天空的梦幻。

  往人带着人偶回到她身边,开始最后的演出。

  ……也许,自己的愿望、自己的爱,能够成为现实……?

  他如此地期望着,

  如此地希望着,

  如此地祈祷着……。

  手中的人偶绽放出金色的光辉,照亮了小屋中的黑暗。

  当观铃再度张开眼睛的时候,往人已经不在了。


   -Summer-


  ——在那个时代,神就是人。神在天空中飞翔,神在大地上行走。

  千年前,平安末期,同样的一个炎天夏日。不变的蝉鸣回荡在碧空中,微风吹过,树叶的影子投在社殿的屋顶上,婆娑地摇动着,于是班驳的光点便在地上闪烁,少女的视线追寻着光点,四处环顾,最后却总是被束缚在社殿院墙的四角内,一步也走不出人类所设的牢笼。

  那一日,神奈遇到了柳也。那是在往后的千年中,被一次次重复的邂逅,随之而来的,是仍将被一次次重复的、心灵的接近与契合。

  和千年后的男人一样,他发现,在她身上有着太多的谜题。一个少女在这深深的社殿中形同软禁地活着、对世事一无所知的翼人被人类同时视作神和恶魔——包括她背负着的、不能飞翔的羽翼,她和那羽翼一同被束缚着,被社殿、被四方形的院墙、被一种深沉无可名状、而又非人世的悲哀。

  冒着未知的命运,他慢慢接近。接近传说的真实,接近自己注定的人生。

  那接近着的温柔,少女感觉到了吗?自己所背负着的、羽翼的意义和命运,她此时未必知晓。抚摸着系在头发上的响无铃,她只是本能地感到院墙的束缚,也许,在冥冥中她也察觉到,束缚她的不只是这人造的院墙,在院墙之外,加诸于她和她行将灭亡的种族之上的,是多少年的记忆、多少年的思念,多少年的苦难和痛伤。

  风吹拂着树梢,树叶沙沙地低语着,仿佛时间流过的声响。

  在平淡得无聊的生活中,她感受着。每一天,身边像姐姐又像母亲的女官都会把她温柔地抱在怀中,在那之上,包裹的是他更大的爱意和守护,如同核桃那脆弱而又坚硬的外壳。

  三个人的生活在微妙的平和中持续,她的心灵也沉浸在这浓浓的情感里,安心于出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快乐。看着天空,她甚至觉得,这快乐就是一切;只要能和柳也在一起、只要能和里叶在一起……

  ——只要能和自己从生下来就分离的母亲在一起……

  ………

  立秋前的大暑。

  山道上,蝉鸣不断。

  快乐,不是吗?他对自己说。她现在已经摆脱了社殿的枷锁,比起华贵的和服,农家女孩的布衣反倒更加适合这个女孩。他呵护着她,为了让她和母亲再度相会,即使搭上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这份快乐,还有这份爱,就是最高的报酬。里叶也和他一样;而她——神奈,大概也是如此想的吧?

  怀抱着共同的期望,三人在旅程中互相扶持,脚下的道路崎岖、艰险,平静、温馨。

  金色的响无铃在如丝绢般光滑美丽的黑发上闪动。三个互相之间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就像一家人一样,快乐地生活着。

  他要带着她一起去参加祭典。在喧闹而欢快的人群中幸福地微笑。围绕圣火,手拉着手跳着敬神的舞蹈。为她那笨拙的舞步捧腹大笑。捏一捏那涨红了的柔嫩的脸庞。而在旁边微笑地看着这一切的,是和他们生活在一起的、曾经的女官,也许还有她的母亲,那从未见面、但却是她唯一的……母亲。

  但是,蝉毕竟只能活一个夏天。在夏日的艳阳下尽情畅饮、歌唱、飞翔之后,它的鸣叫也就将在秋风中消散,迎来死亡。

  头顶的天空永远存在着,俯视世间的一切,在这世上流动着的命运包含了太多的痛苦,使它无法承受。它那名为翼人的子女们也继承了天空的痛苦,把痛苦和自己的命运缠绕在一起;最洁净和最肮脏的丝线互相交织着,成就了命运手中一张色彩未明的网,从东方的高山到西方的远海,命运把网撒开,遮蔽了整个天空。

  阴云笼罩大地,宛如高野山寺院旁、结界森林中的暗夜。

  高野山的森林,神秘、晦暗,被注定了要见证残酷的宿命、人间的悲伤。

  人类情感的执念打破了水镜的结界,可是,能撕开那张紧紧缠绕的命运之网吗?

  手中的沙包稚拙地回转着,带着无限的痛惜和遗憾,掉到地上。

  正如她的名字一样,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神。

  坚守了,得到的是终生的痛苦;

  相会了,随即又永远别离,

  保护着,然后就永久失去。

  在柳也的余生中,他的心里总是重复着这样一幅景象:

  庄严的佛寺烧起来了。地上,朝廷的军队已经包围了整座山峰,士兵们蜂拥往山上攻去,死伤惨重的僧兵部队聚集在山门前,作着最后的拼死抵抗。——但是,即使是这时,所有人的视线也都停留在那位飞翔于天空中的少女身上;在人们的眼中,鲜红的火焰映照着纯白的月光,为她的羽翼染上一抹不祥的血色。

  军队的指挥官一声令下,无数箭矢立即向那洁白的天使射去;寺庙里,无视死亡的逼近,僧侣们集合在一起,执行降魔的法事,耗尽最后的生命,向少女发出最为残酷的诅咒。山下的他和里叶却只能痛苦、绝望地看着这一切:在如蝗的箭雨中,在翼人飞翔时撕裂地面的、疾风的漩涡中,恶意的言语化作千年的枷锁,一层层缠绕在纯洁的羽毛上,穿透身躯,吞噬血肉,使一切归于死亡的国度……归于天空。

  夜空中的光辉轻轻地、悲哀地颤抖了一下,陨落了。军队再次开始向寺庙进攻,但就算空中只剩下月光和黑暗,就算全身被火焰焚烧,僧侣们的诅咒也没有停止;在柳也的注视下,只见那一点光辉落入火海,爆散开来,化成眩目的火球。

  响无铃从发际散下,落入凡间。少女没能实现的、和母亲一起飞翔的小小心愿,和那孤独的灵魂一起,随着火光和垂死的诅咒上升至天宇,被束缚在那夏日、蔚蓝的净空之中。

  史载,正历五年,公元994年,7月6日,高野山金刚峰寺被落雷击中燃烧,伽蓝焚毁,全寺化为废墟。

  ——然后,传承就开始了。


   -Air-


 ——“我想要这个……”

  “嗯?啥呀?”

 ——“恐龙的小宝宝。”

  “哈哈,不是的,那是小鸡仔啊。”

 ——“我想养一只……”

  “…………”

  神尾晴子永远不会忘记,十年前那个夏祭的晚上。

  ……晴子,对你而言,观铃究竟是什么人呢?

  姐姐任性地留下的、麻烦的孩子?不得不生活在一起、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接走的、寄宿的孩子?

  有一大堆奇怪的癖好,和她的感情一旦亲密起来就会不知缘由地哭闹,令人不知如何是好的孩子?

  晴子,这十年来,你是怎么在家里度过的?

  远远看着那个身处荆棘丛中、痛苦着的孩子,你要怎么去做?

  你渴望着;但你不知道。

  深夜,只有前几天刚被那孩子捡回家来的一只乌鸦和一名流浪的旅人,在家里与你共处。

  电风扇的扇叶在眼前一圈圈旋转,划过同样的虚空,吹出同样的风。

  「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

  每一天都在盼望、又每一天都在害怕她会离开这个家,离开自己身旁。在这矛盾心情的交织下,你被煎熬了整整十年。

  你也许已永远失去了她,就在十年前那个笑语欢欣的夜。在人们的欢乐中,你却笨拙地拒绝了,拒绝了那渴望爱和亲情的、天真的心。

  ……

  但即使在你犹豫不知所措的时候,少女的梦仍然持续着。

  那是关于天空的、悲哀的梦。梦境一天天深入,悲剧的历史在梦境中重演;那是少女所背负的、千年痛苦宿命的又一个轮回,无限的、深沉的悲哀把她整个充满,将她束缚在窗前那四角的天空之中。

  在你所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有人付出了最大的牺牲,把代代人偶师在人偶上寄托了千年的思念和力量悉数解放;金色的光辉在小屋中闪耀片刻,然后消逝。

  ……最终,陪伴在她身边的只有那只乌鸦。那只以天空为名的、幼小的乌鸦。

  于是,你下定了决心。

  在橘家的门口整日整夜地跪着,你为自己选择了最痛苦、艰辛的道路;你和那位流浪的旅人一样,决心用自己的爱去试一试,试一试人的力量是否能与这千年的诅咒和命运抗争。

  命运之轮转动了。以千钧之势直压过来,粉碎阻挡在前路的一切。

  睨视着面前少女那纤细的身躯、和拦在她身前的、那个勇敢的女人。

  命运之网再次撒开了。就像在这千年中无数次重复的一样,使世界归于黑暗,使灵魂归于天空。

  周围,日子一天天变黑。

  在不断重复的残酷命运中,一瞬的幸福要靠十年份的努力来换取,一秒钟的笑容更是要付出无可计量的泪水的代价。

  为了她,你什么都可以不要了。你拼尽全力地付出着,为了让她不至于再消耗本已不多的生命,来换取短暂的幸福……

  当命运的脚步仍然不可阻挡地进逼时,当自己的所有努力都化为泡影时,当那个生活了十年的少女甚至已经再站立起来、已经不能再叫她一声妈妈时……

  你却更加拼尽全力地付出。用你的痛苦徒劳地试图换取她的生命,哪怕只能换来一点点、转瞬即逝的幸福。

  幸福。此时此刻,这已是一个多么悲伤的词语,为了得到它,千年来,不知有多少人,付出了多少代价。一次次的幻想,一次次地努力,却一次次……收获虚空。

  终于。迎来了。

  沙滩上,她再次叫出“妈妈”的一刻。

  你历经磨难,终于被自己的“女儿”承认为“母亲”的一刻。

  但,如果那也只是虚空呢?

  凡祈求的,终会得着吗?

  寻找了,就定能寻见吗。

  如果人一切的劳作都注定要化作徒劳,被践踏成泥呢?——

  ……毕竟,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神。

  阴云密布的天空下,冷雨打在身上。在只有两个人的祭典中,和她一起紧紧地抱着恐龙玩具,感受着那最后的、残忍的希望,手中的恐龙微微地传出她的体温。

  无声的、庄严的话语回响在四周。

  “那就是恐龙的命运,也是翼人的命运。他们曾经在地球上繁盛,衰落,最后灭绝;千年前,翼人最后的后裔以她广阔的心灵收纳了整个世界的悲哀,因此而被诅咒,被囚禁在那天空之中,面对苍穹。而她的经历又在地上一次一次轮回,——永远无望,永远痛苦,永远被命运罚判而为孤独……”

  当然,这一切,你都无从得知。

  你真的失败了吗?或者,你已经从命运手中夺得了胜利?

  你坚信是后者。你是对的,但却猜错了获胜的过程。

  其实,她所要的,你已经给得很够了。即使只是一点点、转瞬即逝的幸福;但她所要的,也就是那一点点、转瞬即逝的幸福。

  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梦境依然在持续。她每时每刻还仍在忍受痛苦。

  撕心裂肺、刻骨焚心。

  但她没有让你知道。生命中最后的三天,在无比的痛苦撕噬下,她挺了过来,拒绝最后一点梦幻,三天都没有睡觉。

  她也是全心全意爱着你的啊,观铃的妈妈。她在用自己的爱回报你的爱、用自己的付出回报你的付出、用自己的痛苦回报你的痛苦、用自己的生命……回报你的生命。

  你做了一个梦。梦见她整晚没有睡觉,玩最后一次扑克牌,写最后一次绘图日记,承受着几倍的痛苦,只为了最后回报你的一刻。——可你又何尝需要她的回报呢?哪怕是用你自己的生命来换……

  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长出羽翼,乘风在夏日的天空中翱翔;那是世界上最悲哀、最残酷的梦。——她知晓了一切的命运,睁开眼睛,看到天空中最后的艳阳。

  那身边的大海,是无远弗届的湛蓝;

  那脚下的道路,是无限延伸的笔直。

  但她的人生,已经走到了终点。

  看着她一步步艰难地朝你的方向挪动,你绝望地叫着,泪水奔涌而出。

  越过泪水的屏障,向前看去,满眼充满了观铃那悲哀而幸福的微笑;在她背后,是无尽的蓝天。

  也许,回到十年前,再来一次的话,你们可以选择这样的道路吧:

 ——“我想要这个……”

  “嗯?啥呀?”

 ——“恐龙的小宝宝。”

  “哈哈,不是的,那是小鸡仔啊。”

 ——“我想养一只……”

  “好啊。那就买了吧。”

 ——“哇哦~~”

  你哭泣着。但你知道,她并不痛苦。那从十年前开始的、又已传承了千年的不幸已经由你、由她、由那个男人的牺牲而得到结束,得到彻底的补足;没有遗憾,没有悲伤。

  她的世界碎散了。带着最后得来的幸福,带着终结痛苦的思念,最后一片羽毛飞向天空之中;转瞬之间,遮蔽天宇的阴云全都消失不见,视野被染成一片蔚蓝,回归苍穹本来的颜色。

  ……在那青空之下,惟见一只小小的乌鸦振翅飞翔。


-End-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