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明星稀

重返简约

 
 
 

日志

 
 
关于我

总是傻傻地呆望着天,为什么流星总是一闪而过,让人把握不住,有时候真不愿面对短暂得让人恐惧的离别,后悔的时间都流逝,一切都来不及啊! 好想一直一直沉迷在动漫的世界里,那里的梦是色彩斑斓的,那里的情是真切动人的,那里的义是惊天动地的……

网易考拉推荐
 
 

黑光白影——鲁路修和朱雀的羁绊  

2008-06-01 15:54:55|  分类: 稀の漫评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朱雀得知ZERO就是鲁路修,鲁路修就是ZERO后,那份出生入死的挚友之情便被尤菲之死的仇恨所覆盖,也就导演了枪指鲁路修的一幕。

鲁路修只能苦笑,曾经以为历经风雨的友情回永不变质,但……

昔日的美好回忆涌上心头,童年的愉悦时光挥之不去。鲁路修向来都是不擅长体力上的活动,甚至连攀爬陡坡都感到费劲。突然一只幼小的手毫不犹豫地伸到眼前,其震撼程度并不异与在漫无边际的沙漠忍受着烈日的炙烤随时可能轻盈如羽倒下而的到给人以生的希望的水,那所蕴含不再是单纯帮助,更意味精神上一如既往的支持。总以为这种十指紧扣,掌心相贴的扶持回一直一直到永远,海枯石烂不变更。或许因为年幼无知,或许因为思想单纯,或许因为苦难与共,毕竟,他,朱雀,第一个向鲁路修伸出援助之手的人。对于当时的鲁路修而言可谓是黑暗的迷宫中瞥见一线曙光。

历代皇帝之人都是冷酷的,历代的皇室之争都是无情的。被称为亲人的人随时随地会在背后窥视着其一举一动,只要行差踏错一步都将会被人推想深渊而难以翻身。虽然鲁路修还很年幼,但身为第11皇子的他早就在皇室之争中看透了,这个世界是弱肉强食的惟有强者才能或下来。宫廷中的勾心斗角早就磨损了他对别人的相信,他实在太清楚了,甚至感到无助,因为没有力量,一切都如空中楼阁般不可信!除了双目失明、双脚残疾的妹妹看不清现实的丑恶,依然单纯地守者心灵中一方净土之外,其他的人都是为了某种目的、追求某种利益而悄悄靠近,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则弃而远之。自从母亲惊恐失措宛若折翅的蝴蝶失去生命的天空,血色溅洒罗裙宛若彼岸花火红火红地绽放,鲁路修的天空便不再晴朗!那段安静地躺在草地上,可以感受到皇姐科奈利娅、尤菲米娅以及妹妹娜娜莉的气息,更重要的是可以感受到母亲存在的日子不复存在,留下的只有无尽的黑夜,难测的前途、坎坷的命运!

布里塔尼亚皇帝的子女太多了,就算是极有可能继承皇位的鲁路修也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失去了母亲羽翼的保护,就意味着鲁路修成了众矢之的。哪怕是拥有相同血统的父亲对他也,只是置若罔闻。皇宫的亲情就这般廉价,将他当作政治手段送往日本。他的童年就如此荆棘载途!如果说幸福是热衷生命的活泉眼,那么仇恨是支撑生命的擎天柱。母亲的死亡,妹妹的残疾,父亲的抛弃,一位本应前途光明的皇子却沦落成了人质,沉重的打击让瘦弱的身躯难以支撑,但总有一种声音让他坚强挺立,总有一种动力让他不甘认输:对布里塔尼亚的憎恨就是那声音,对妹妹娜娜莉的疼爱就是那动力,愈是逆境愈是挫折就愈自强不息。苦难从另一个侧面而言就是造就成功的瑰宝,仇恨从另一个侧面而言就是鞭策前进的动力!他恨,恨这个冷漠无情的皇帝,恨这个权势至上的皇室,恨这个病态已久的世界,正因为这根深蒂固的仇恨,甚至已渗透他的血脉,侵蚀他的肉体,他的意志也更加坚定:这个世界需要改变!

曾经走过的路途不是假的,曾经拥有的默契不会变。只需要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想的是什么,只要一个手势就明白对方要的是什么。

朱雀对此很清楚。鲁路修整个生命的中心都向娜娜莉倾斜。娜娜莉也不知道该说她幸运好还是不幸好,毕竟那双纯净的眼睛再也看不见色彩,生命中只剩下一片黑暗,但看不见不该看的就意味着她所幻想的世界是美好的!失去光明的权利失去行走的能力的娜娜莉趴在鲁路修背上,相信哥哥如相信她自己一般。“哥哥,我们在哪?”一股腐烂的臭味让她感到十分的不安。“我们正在穿过一个垃圾堆,是不是,朱雀!”鲁路修暗示地望了朱雀一眼。

朱雀懂,他完全懂!与其打破娜娜莉梦一般纯净的世界,还不如让他与鲁路修串通欺骗单纯的娜娜莉。虽然罪恶感让他不安让他难受,但他不动摇自己自己作出的选择。望着遍地横七竖八的尸体,褐黄的土地浸透班驳的血迹,他心底泛起强烈的呐喊:这个世界的确需要改变!

鲁路修和朱雀的想法就如此就如此不谋而合!

真不得不承认命运这东西有点玩弄人也股掌之中!

往昔的同伴却成了今日的敌人!

鲁路修是怀旧的。虽然作为人质的那段日子艰苦难熬,前有变化莫测的变数,后有赶尽杀绝的追兵,但却正因为自己已经无权无势无利益,用最单纯的关系结识了当时日本宰相的儿子枢木朱雀,也建立了段风雨与共的友谊。愈是单纯的互助就愈可歌可泣,愈是单纯的决裂就愈痛彻心扉。那时的他就已在心底默认了朱雀这位朋友!在他得知朱雀将要被处刑时,他甚至不顾自己的性命深入敌方腹地,把朱雀从重重围守中救出,只求他脱离布里塔尼亚军队与ZERO共创新的世界!在他得知朱雀将以己之命来毁灭ZERO时,他告诫朱雀要珍惜自己的性命并用GEASS力量命令他活下去!

同样,朱雀也是念旧的。在他在阿什福德学院学习初,为了不让鲁路修如他一样被同学孤立,故意假装两人素未谋面,更毫无交集。在他看到鲁路修失手从学院楼顶掉下时,手迅眼快地似乎出于自能地捉住鲁路修的手。

往昔种种都透露着两人有着无法解脱的羁绊,而两人的联手合作更是天衣无缝!鲁路修运用与生俱有的智慧出谋划策,朱雀利用上天赐予的体能付诸行动,从Mao手中安全救出娜娜莉。只要两人拥有共同的目标,便能所向披靡,曾经的他们是这么认为的。但残酷的现实有揭示了就算两人拥有共同目标,也无法联手共进!这便是不争的事实。

因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一个主张从外部推翻,一个认为从内部改革。

两个截然不同的想法,硬扯强拉在一起,只会像两只相互取暖的刺猬吧对方伤得更深,刺得更痛!

谁也猜测不到朱雀的真正用意,但有目共睹的是他出卖了鲁路修!以此换来了在布里塔尼亚的地位——第七圆桌骑士,不过与此同时他也失去了鲁路修的信任。当布里塔尼亚皇帝命令他蒙上鲁路修拥有GEASS力量的眼睛时,甚至连思考犹豫的时间都不必就喊道:“Yes,your Highness!”

鲁路修的瞳孔异常睁大,充斥着不可置信的疑惑,原来自己也有把握不住的时候,说到底还不是拜儿时最亲密最信任的玩伴所赐的。曾经生死与共的友情原来也是如此经不去权势利益的考验。他嘴角扯出一抹讽刺的笑,他已心灰意冷了。奇迹还会眷恋他吗?就像邂逅C.C.那天来个置之死地而后生。至于朱雀,那个此时此刻恨之不得立刻邀功的人根本就不奢望他意志的动摇,不奢望他会像儿时那样伸出援助之手。心已死,只是娜娜莉…...

朱雀静静地向鲁路修坦述了他为何那么拼命地想成为第一圆桌骑士,是要得到鲁路修的认同,还是要得到鲁路修的谅解,还是要得到鲁路修的放弃?不管出于何种意图,他都决定走上背叛的天涯孤独之路,坚信只要自己成为第一圆桌骑士,就可以获得块领土,并将其命名“日本”。同时,他也暗下决心:若鲁路修选择与他为敌,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鲁路修何曾不是这么认为。一次上当受骗,就不会让朱雀有故伎重演的机会。自朱雀枪指ZERO并且暴露了他的身份那一刻起,他们之间就决裂了!受伤的心是怎么也不能恢复如初,裂痕的存在就不会消失。

鲁路修朦胧,朱雀也朦胧,两人竟玩起捉迷藏。朱雀九设攻城之机变,试图攻破鲁路修的心底防线。鲁路修就拒之,把朱雀迷得分分不清真假虚实。其实两人都对对方了如指掌。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朱雀便利用鲁路修最最疼爱的相依为命的妹妹——娜娜莉。真不由得拍手称赞朱雀这一着棋下得还真准,令鲁路修惊慌失措。幸而罗罗赶到,为鲁路修争取了仅仅短短的五秒,但对鲁路修而言足够了。想对娜娜莉说的话太多,有担忧,有关心,有疼爱,但最简单的“我爱你 ,娜娜莉!”便包罗万象。

朱雀早就清楚,甚至面对鲁路修的迷惑也坚定自己的信念:鲁路修ZERO!尽管他也犹豫过,也混淆过,只是他心中的渴望更强烈,犹如狂风暴般席卷了一切对旧情的眷恋。他渴望建立和平安宁的国家,有这样的追求有这样的梦想并没有错,毕竟弑父已经让他内心充满了罪恶,如果有选择可以让他不踏上杀戮之路,他都会竭尽全力去避免,知识世事并没有十全十美的。他明明清楚鲁路修身处黑色骑士团内,仍固执己见,向其总部发动全面进攻。其实他并不愿意与鲁路修决裂,演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但他自己已经把自己逼上了悬崖,再也没有退路可言。“攻击!”坚决的号令就坦白了他的立场。

鲁路修在迷惑对方的同时,也迷惑了自己,让自己陷入水中月、镜中花的幻境,让自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敌,是何方;友,在何处?浑浑噩噩地徘徊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里,寻找心中谜团的答案。一簇簇烟花如昙花一现般短暂绽放,燃尽自己把美好的瞬间点亮漆黑的夜空,同时也点亮鲁路修迷宫般寻不到出口的心。往事如烟,朱雀曾认为幸福如玻璃,因为平时摸不着,但确实存在于身边,而没转换一个角度都会闪现不同的光芒。他决定不在逃避了,逃避也解决不过任何问题。如今,娜娜莉在用自己的方式追寻幸福,朱雀在用自己的力量捍卫幸福,而鲁路修,不由得重新审视自己。尽管已经深刻感到受骗的痛苦愤概,但他还是要试一次,拼一次,相信一次:“我在此命令,黑色骑士团全体成员加入日本特区!”

然而鲁路修朱雀会走向联合,还是走向决裂?

  评论这张
 
阅读(519)|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