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明星稀

重返简约

 
 
 

日志

 
 
关于我

总是傻傻地呆望着天,为什么流星总是一闪而过,让人把握不住,有时候真不愿面对短暂得让人恐惧的离别,后悔的时间都流逝,一切都来不及啊! 好想一直一直沉迷在动漫的世界里,那里的梦是色彩斑斓的,那里的情是真切动人的,那里的义是惊天动地的……

网易考拉推荐
 
 

不知落樱为谁翩?青色羽织舞流年——《薄樱鬼》的罗刹路径录  

2010-06-23 14:26:11|  分类: 稀の漫评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不知落樱为谁翩?青色羽织舞流年——《薄樱鬼》的罗刹路径录


这是一个战火硝烟纷飞的年代,这是一个刀光剑影映射的时期,这是一个血迹仇恨交织的天地,这是一个冷月清辉流动的黑夜。他们,一袭青色羽织随风飘飞,一把银色冷刀随心舞动,他们冷酷无情的面孔铭刻着时局的动荡,他们银白锋利的刀鞘缠绕着鲜血,他们出生入死沐浴在猩红的血海之中,他们鞠躬尽瘁厮杀在无情的战场之上。被人唾弃为“鬼之子”无所谓,被人轻贱为“壬生狼”无所谓,被人咒骂为“人斩”也无所谓,但是他们真的那样冷酷无理吗?他们真的那样残忍绝情吗?他们真的那样嗜血成性吗?他们真的那样杀人如麻吗?落樱翩跹,只因他们生存在这动荡的不只是刀剑的时代的转折点中。
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迷惑,从来没有犹豫,从来没有回首,他们坚定而又单纯地踏上他们坚信着的路径,为了自己的信念而挥剑,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奔跑,甚至为了到达最后的终点,他们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幻化成罗刹,这是他们的选择!


关于山南敬助的路径——“如果叫我以剑客之身赴死,仅仅成为活着的行尸走肉的话,那请让我以人的身份死去。”

山南敬助,能够当上新选组总长,必定有他的实力与计谋,只是对他的描写都是一笔带过,更多的是新选组同伴对他的看法——温柔。或许在他的手臂没有受伤之前,这个词很适合他,毕竟一开始对待小千鹤的时候都是毫不吝啬地给予和蔼亲切的微笑。但是那个重大的转折点将他的温柔逼上了另一个极端,再加上那个阴阳怪气的伊东似有似无的挑拨离间,他脆弱的神经已经无法承受,笑容中往往隐含着阴暗苦涩的感觉,镜片下往往折射着嘲讽无奈的余光。他也是悲哀的存在,明明身为一名剑客,却无法再挥剑了,怎么样宽解自己都很难说得过去吧。所以他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变若水上,企图改变有点荒谬的现实。
与其安稳地留守阵地,他更希望冲杀战场,所以他踏上了他的罗刹之路。如此的他属于黑夜,带着变若水和新撰组的秘密隐藏在茫茫的夜色之中。他变了,但也有不变的地方,那颗不灭的斗心!


关于藤堂平助的路径——“我想看看为了这个国家到底需要做的是什么。”

藤堂平助,一登场就和新八上演和乐融融的争鱼闹剧,新选组也正因为由他的存在而多了一缕欢乐愉悦的气氛。洒脱开朗的性格总是很容易融入这个组织,有时候看着他和新八、左之助这对笨蛋三人组的吵闹,总觉得好幸福,总是虔诚地祈祷不要打破这样美好的存在,毕竟在这令人窒息的环境中还能有如此轻松的存在,很难得。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东西打碎给人看。
他竟然偷偷地决定跟随伊东甲子太郎离开,怎么说呢,他的做法在新八眼里看来就成了叛徒,可是他虽然总是嘻嘻哈哈地玩闹,但不代表他什么都不想。他静坐在樱花树下的长凳上,望着迷乱的樱花瓣在在空中旋转,飘落。他是尊王攘夷思想的坚定追随者,虽然留在新选组也是攘夷,跟随离开也是攘夷,他只是想看看正确的结果是什么。樱花飘落有点落寞,樱花树下的他也有点落寞。峰回路转,伊东被新选组刺杀身亡。战争本来就是这样吧,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根本就没有谁对谁错,谁是谁非,所谓的正确与事实都是胜利者的权利。他处于进退维谷之中,但是他早就知道了答案,三个笨蛋一起打架才有意思嘛。
他天不怕地不怕地主动挑战天雾九寿,身为武士的他或他们都没有退让的理由,挡在眼前的敌人只能打败,只是有时候实力的差距不是决斗的勇气可以弥补,所以被打伤吐血也是情理之中。如此伤痕累累的他不甘心,不甘心倒下,步上了山南先生的后辙,心甘情愿变成罗刹。但是他依旧坚信着自己是人,拥有人的理性,拥有人的情感,拥有人的伦理戒条,只是他需要强大的力量让他一如平常地站起来,见证着历史发展的方向。


关于冲田总司的路径——“无论生命长短,我所能做到的,只有一点点,杀掉挡在新选组面前的敌人。”

冲田总司,第一眼的感觉,褐色短发书写着随意,幽绿的瞳孔流转着轻佻,捉摸不透的笑容宛若小恶魔寻到有趣的玩具,他总是给人嬉皮笑脸的印象,俨然“长不大的孩子”。长不大,真的很好!在多摩贫穷乡里的那段日子算是他短暂的一生中最为美好难忘的,认识了近藤和土方,也就决定了他一生的执着。他不会说,只会戴着天真的假面,将心思沉入思绪的深渊。
又时候真的看不透他,那样人兽无害的笑容。他可以天真无邪地调戏小千鹤“脸上还留着榻榻米的痕迹呢”,他可以肆无忌惮地逗引斋藤“真过分,一,干嘛要揭穿我”,他可以幸灾乐祸地捉弄土方“这种时候先说话的可要担负责任哦”……平常中的一点一滴,一言一行,一颦一蹙,都活灵活现地展现了他多变的性格,有时娇嗔,有时调皮,有时散漫,但这一切都因为近藤和土方像对待亲生弟弟一样宠溺着他。
他总是那样喜欢把“杀了你”挂在嘴边,最可怕的是还是用那样温柔的笑容轻而易举地吐露这句话,对山南先生是“失败的话我杀了你”,对小千鹤是“要是你逃跑或者妨碍巡查的话,我就杀了你”,对那些深恶痛疾的敌人更不用说。但是池田屋里与风间对战的时候,明明他自己身上的青色羽织挂满了斑驳的血迹,摇摇晃晃勉强才能站起来,却是如此坚决地将刀直指向风间那张娇艳的脸,“可以别对这孩子出手吗?”一手将小千鹤护在身后。为什么?平时总喜欢轻而易举地说“杀了你”,但是到了关键时刻,却毫不犹豫化身成剑,除掉一切障碍。
他的心思很深,虽然土方的视线不曾离开过他,自他咳嗽以来,就一直要求他好好休息。但是他自己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他想在他能够动的每一刻都为近藤和土方的梦想拉近一点点距离。要是他们知道他得的不是风寒感冒,而是那在当时无法医治的肺痨,一如长兄的他们肯定会强迫他离开。他,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一直强忍着病痛的折磨,对他来说,留在新选组就是他的全部!
对近藤的情感有多深,或许连他本人都说不清楚,或许已经达到疯狂执念的地步吧。听到近藤中枪的消息后,他就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性,心中只有报仇,为近藤报仇的唯一想法。只是他连握起与自己奋战至今的加贺清光的力量都没有,凭什么去和敌人决斗?变若水,那瓶神奇到近乎可以疗治百病的变若水,他喝了。结果一如前例,变成了头发银白,两眼猩红,力量奇大的罗刹。仇报了,但是我觉得他不后悔,他渴望的只是在仅有的生命中,为新选组杀出一条新路!



关于土方岁三的路径——“我们之所以战斗,是因为有想要守护之物。”

土方岁三,无情残酷,令人不寒而栗,被人敬为鬼神。开篇就很好的演绎了无情残酷的鬼副长的形象。纯净的白雪宛若纷飞的樱花,透过皎洁的月光缓缓散落,月光下,雪花中,他,飘逸的黑发融入漆黑的天际,璀璨的紫瞳闪烁着漠然的寒光,刚劲的面孔流露出厌恶的神色,细薄的嘴唇一张一合吐出冰一样温度的命令:“逃走的话就杀了你!”而我们一无是处的女主角雪村千鹤呆住了,是被那宰杀的场面惊呆了,还是被那恐怖的命令吓呆了呢?恐怕更多的是被那身姿优雅容貌华美的陌生男子电呆了吧?!
这样的他,我觉得,任是无情也动人!长期以来默契配合的人一开始就明白,他那冰冷的紫瞳下流淌着说不清的温柔,他并非迫不得已危及新选组的同伴不会肆意挥剑,哪怕自己身上的血罪增多一个只是更深重,哪怕自己掌心的怨恨增多一个只是更沉痛。但他从来不后悔,自己选择了放弃平稳的背着药箱四处行走的商人生活,而是佩配起刀投身幕府。只是他的温柔从来不会坦白地表露,“留着活口特意带回屯所”事实上是不忍心杀害小千鹤,“随原田去巡查”事实上是想奖励她传令的工作,如此心思细腻的人不管表面上怎么样无情,都让人无法拒绝。
鬼副长能够让部下心悦诚服地信仰,死心塌地地追随,心甘情愿地赴死,自有其过人之处,而用总司的话来说就是“土方的保护欲太强了!”
正是新选组的存在,他一直都在做着那个漫长而又幸福的梦,他才没有让这个梦变成泡沫,破碎在空气中。如果说总司是新选组的剑,那么他就是新选组的盾,甘愿化身成强大坚实的后盾,默默地守护着每一个出生入死的同伴。山南手臂受伤后,他表面上虽然是天淡风清不动声色的模样,但内心却比任何人都内疚后悔无可奈何。“明明有自己陪着,还致使山南先生负伤”沉默寡言的斋藤总是那样清明地看透真相一语中的。他总是用自己特有的方式守护着自己想要守护的一切,理解的人感慨万分,不理解的人或许觉得他几乎刻薄到绝情的地步吧。但是,池田屋事变那一幕无疑将守护同伴这一点演绎得淋漓尽致。面对不可计数企图争夺战果的会津藩的官兵,他却一个人顶天立地拦截,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他从来没有畏惧,从来没有迷惘,同伴拼死战斗的成果,他必须守护!
守护,或许正是他的魅力所在,对总司是如此,对千鹤也是如此。其实新选组根本没有必要为了保护小千鹤而牺牲那么多同伴,毕竟人类与鬼族的实力相差太大了,而他,这个“新选组的实质支配者”认定了她的存在,只要她希望留下来,那他就有义务有责任有必要守护她。与风间正面对决的那么几次,要么把小千鹤楼在怀里,要么把小千鹤挡在身后,誓死要她毫发无损的感觉,这不是“保护欲太强”又是什么?守护是需要力量,力量不足,也只能造成以卵击石的后果,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他要喝下变若水的原因。他想要从风间手中守护小千鹤就需要有能够与之对抗的力量,罗刹也就是唯一的选择。“冒牌货也好,什么都好,坚持到底就会成为真实。”他用他坚定的信念,高明的剑技,强大的策略一直走到现在,他依旧坚信他还会带领新选组走下去,变成了罗刹也没有关系,他的信念不灭,梦想依旧!


一千个人有一千条路径,他们选择了成为罗刹的路径,并不代表他们放弃了作为人的生命,反而更加坚定他们追求的方向,虽然让人痛彻心扉,但是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我们能做的只有看着他们一直走到尽头吧。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