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明星稀

重返简约

 
 
 

日志

 
 
关于我

总是傻傻地呆望着天,为什么流星总是一闪而过,让人把握不住,有时候真不愿面对短暂得让人恐惧的离别,后悔的时间都流逝,一切都来不及啊! 好想一直一直沉迷在动漫的世界里,那里的梦是色彩斑斓的,那里的情是真切动人的,那里的义是惊天动地的……

网易考拉推荐
 
 

幸福无声*重演  

2010-06-30 16:24:23|  分类: 稀の漫评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重演

树影摇曳的弯曲的乡村小路上,一辆马车“咯吱咯吱”缓慢地行驶着。

“天哪!现在科技发达得几乎夸张了,竟然还有人用马车?肯定那个好像叫日本的行政特区的贱民。”

“你看看那个车夫头上的草帽,还破了个角!”

两个衣冠整齐小男孩背着精美得有点像装饰的猎枪嬉笑地跑了过去。

 

马车铺满枯黄的稻草的车篷上,一位相貌端正身材颀长的少女懒洋洋地躺着,在夕阳的照耀下闪闪发亮的浅绿色的长发大部分被深紫红色的蕾丝编织成一束松松散散的发辫,散落在耳旁的随风飘飞,双眼悠然自在地闭合着,白皙的眼皮上可以清楚地看到细长微卷的睫毛,身上那套深紫红色花藤交错缠绕的带有深红紫色蕾丝裙边的白色洛丽塔洋装完全与发带天然搭配,黑色的蕾丝长袜更勾勒出少女交叉翘起的窈窕修长的美腿,其实只需要轻轻掠过一眼,就会留下性感高贵的侧面勾走了魂魄。

少女抡起樱桃般红颜的玲珑小嘴,微微皱起月牙弯弯的眉头,满脸写着不耐烦的神色,轻轻张开双眼,琥珀色的双瞳在夕阳的余晖下更流转着淡淡的金黄光泽,美丽到摄人心魄。

“吶,鲁路修,以你这种龟速,我们天黑都赶不到罗特市,更不要说赢取卡洛尔公爵的30万元奖金。”

“是卡莱尔公爵!我都跟你说了上十遍了。”

坐在马车前的少年向后瞟了一眼,深灰色的披风严严密密将少年包裹住,日晒雨淋几乎退色的草帽下露出五官精致的脸,紫水晶一样美丽纯粹的瞳孔流露着无奈,细薄的双唇紧闭,嘴角不自觉地往下弯,一副苦恼的模样。

“算了,这样的体力活对你来说最不擅长了。”

“C.C,要不是你一天要吃30个顶级披萨,我们用得着被公寓的欧巴桑赶出来吗?我们用得着坐马车吗?我们用得着去争夺那无谓的30万元奖金吗?”鲁路修一下子爆发了已经积聚了n个月的怨烦,淋漓尽致地发挥了家庭煮夫的唠叨。

C.C楞了一下,翻身,从车篷上探头出来,及腰的翠绿长辫不安分地撩动着鲁路修的脸。

“是你无能而已,我已经很为你着想了,从每天50个缩减到30个!”C.C义正词严,琥珀色的眼睛好奇地盯着鲁路修近乎抽搐的脸。

……

鲁路修整个人都沉了下来,沉默,有点生气,简直无理取闹!

 

破烂的马车好不容易才驶到卡莱尔公爵的欧式建筑前,花式镂空的乌黑的古典大门直接敞开,却没有一个守卫,怎么看都觉得有点怪异。

鲁路修从马车上跃了下来,随手扯脱深灰色的披风和残破的草帽,这时才算让人看清楚他的样貌。黑得纯粹的短发,紫色宛如水晶的双瞳,瘦削的脸颊可以看得出棱角,颀长的身材在纯黑色的制服衬托下显得更加修长,制服上金色的领边和雕刻着繁复徽章的纽扣装饰出制服与众不同的高贵,也就暗示着此人非富则贵。

他远远望着欧式建筑里的管家女仆守卫慌慌张张地奔走着,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加快了脚步,走向那幢朴素典雅的主楼。迅步踏上光滑闪亮的白玉石筑成的楼梯,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的管家微微颤颤地跑上前,“鲁路修先生,总算等到您了,公爵已经将自己锁在门里好久都不出,您去快看看!”

推开镶嵌着金属白兰花的大木门,身后紧跟着的女仆失声“哇……”惊叫了起来,只见伯爵整个身体倚在古典座椅上,一把匕首直插心脏,鲜红的血染红了华美的衣服,手不受控制地垂下,地上还掉下一颗白色骑士棋子,脸色苍白得没有了生命。

鲁路修快步上前按住颈上的动脉处,一段时间,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管家一瞬间惊慌失措,一瞬间又恢复常态。毕竟是在卡莱尔公爵家里做了长达三十多年的老管家,遇见这样的突发境况还是有一定的随机应变能力。“小爱去报警,小华小月看守好老爷的书房。”管家转身,向鲁路修和C.C深深一鞠躬,“两位请随我到客房休息一下。”

 

客房里。

C.C一下子脱掉丝袜鞋子,抱着长长的枕头扑到在床上。

鲁路修则若有所思地静默坐在沙发上。

“C.C,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公爵自幼就是练习剑术的,怎么会被谋杀都没有反抗?”

“鲁路修”C.C端坐起来,神情有点严肃,鲁路修也不由得怔了一下,“你最近是不是看那个《名侦探X南》看多了吧?”寒!

“C.C,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

……

鲁路修拼命回想。这种杀人手法还真的有点特别,怎么才能做到,在完全不被发觉的情况下就……总觉得有点熟悉,好像已经不只一次遇见过这样的情况,到底是在哪里呢?

“C.C,我不是失忆了吗?那么记忆空白的那两年,有没有发生过类似的?”

“那个……你只不过是个学生而已,怎么可能?”C.C耸肩,摇头,但是眼睛还是闪过一丝忧虑。或许忘记只是短暂的,该想起的时候还是会想起。

 

 

黑暗中,一个黑色的影子完全融入浓浓的夜色中,只有宛如星光明亮的眼睛直直地注视客房中鲁路修安睡恬静的脸,不时环视一下周围的环境。

“洛洛”另一个黑色的影子靠近,轻轻的声音宛若游丝飘过,“一切没有异常。”

洛洛只是点点头,视线却毫不放松地注视着鲁鲁,哪怕现在的他已经忘却了自己。其实就算没有失忆,自己都他来说只是个需要防备的麻烦而已。

 

两年前,阿什福德学院的学生会室里。

“哥哥!”一脸兴奋的洛洛推开了门,鲁鲁大半边脸都被笔记本显示器遮挡住了,修长的手指飞快地敲打着键盘,根本连头都不抬一下,只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屏幕,桌面上还横七竖八地散乱分布着各式各样的调查记录,根本没空没有理会兴奋得有点反常的洛洛。

“哥哥,在看什么,这么认真!”洛洛好奇地探头到爬满了黑漆漆一大堆文字的屏幕前。

鲁鲁猛地一惊,立刻合上了笔记本,坐在旋转的座椅上后退了一步。

“洛洛,你什么时候到的?”

“刚刚而已。打扰到你了吗?”无辜的眼神直直盯着鲁鲁不慎流露出一点惊慌的脸。

“没有,要不今天你自己先回去吧,我还有些提案要整理。”鲁鲁轻轻地叹了口气,揉了揉额头右侧的太阳穴。

“哥哥累了吧,要不我也来帮忙?”

洛洛正要收拾一下散乱在桌面的纸张,“啪”一声,鲁鲁狠狠一甩洛洛的手,一抖,纸张纷纷扬扬像破碎的蝴蝶散落在地上。

“你,回家!不要烦我。”鲁鲁弯腰,绷着张冷漠的脸,把调查记录一张张地捡起,留给洛洛的只是冷漠的背影。

“我是个麻烦吗?”洛洛怯怯地问,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忐忑不安。

沉默,永久的沉默。

洛洛冲出门外,哭不出来,但是心却是真正的痛。

洛洛知道,他不回答,也就等于默认,自己对他来说,只是个麻烦而已!多么残酷的现实,自己必须要面对。其实他做错了什么,他只是真正想帮到哥哥,想留在哥哥身边,想静静看着哥哥,可是这样微渺的心愿都成了奢望。那一天正好是自己的生日,他多么想将自己心中的欢乐和哥哥分享,但是做不到……

洛洛只能紧紧握住心形手机挂饰,心中默默念着,哥哥还是喜欢自己的!

 

“喂,你到底在想什么?这么专注。”另一个影子打断了洛洛的回忆。

“没有什么,一些往事。”

“肯定和他有关。”另一个影子用手指戳了戳洛洛的脸,又指了指还在睡梦中的鲁鲁,“一脸幸福又痛苦的表情。”

洛洛慌张了一下,看得出吗?或许自己只要碰上他,就会打破一直以来伪装冷漠的面具。

 

一切仿佛又在重演着,两年前,他和他是彻底的陌生人,两年后,他和她却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